Lannie🕊

咸鱼努力复健中。
大写的叶吹,小虫亲妈粉
cp叶蓝,虫绿

【授权翻译/虫绿】Acts of stupidity often lead to discovery

作者:kate882

译者注:

迟到的情人节祝贺,一篇甜甜的大学校园半AU,我保证,绝对比情人节巧克力还要甜~感谢原作者带来这么可爱的故事

原文地址

授权


Summary:

Peter和Harry是大学室友,他们已经住在一起快一年了,但Peter依然试图将他蜘蛛侠的身份隐藏起来。在Harry差点被一辆汽车撞到之前,他的保密工作做得一直很好,但这次“车祸”后他的反应让Harry察觉到一些不寻常的地方。

正文:

对Peter来说,这是一件发生在正确时间和正确地点的事。而对Harry来说,则完全是意料之外。

当Peter看到那辆汽车向一个正在过马路的人飞驰过去时,他正在无聊地寻找着一些事去做。而在发现那个人碰巧就是他的室友后,他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将蛛丝发射到街对面的建筑物上,紧接着转身搂住他好友的腰,将他带到了大楼的最顶端。

“过马路时你真应该小心一点。”

“有人在走路时,那些汽车本来就应该停下来。”Harry反击,他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上下打量着Peter。“所以,你就是那个天天在报纸上出现的家伙。除了教育大学生应该怎样过马路,你就没有其他更好的事去做了吗?比如去救人还有做我室友的模特,诸如此类。”

“做你室友的模特?”Peter轻轻歪了一下头问道。

“我的室友,Peter,他在为报社拍摄你的照片。当你看到一个戴眼镜头发乱蓬蓬拿着照相机的瘦男孩时,请荡得稍微低一点儿,就当是帮我的忙了。我确信,他身上一半的割伤和淤青都是因为想拍你造成的。不然,我就需要给某个人一点教训了。”Harry解释道。

“我会注意的。”Peter说道,他不禁皱起了眉头——即使是藏在头套里的,这样一来,Harry以后就不会再相信他的借口,而Peter并不知道要怎样解决这个问题。

Harry点点头。“你会把我带回地面吗,或者我需要自己找个方法下去?”他问道。

“你要去哪?我肯定有时间把你带过去。”Peter提议道。

“超凡蜘蛛侠会花时间送我这个普通人回家?”Harry挖苦地问,“为什么?今天一定是我的幸运日。”

“好吧,不要用这种语气说话,他不是这样的。”Peter说道,“我已经听过足够多的讽刺了。那么,你的家在哪?”

“哥伦比亚。”

“我希望你指的是那所大学,不然这将是一次漫长的旅途。”Peter带着笑意说。

“没错,就是那个大学。我要去去宿舍区那边。”他的回答很显然包含了更加得寸进尺的要求。而这种态度Peter在与Harry共住将近一年的时间后可以说是非常习惯。

“抓紧了。”Peter在抱起Harry前警告道,发射蛛丝将他们俩从屋顶上带下去。

在回学校的路上Harry一直都很安静,他脸上的表情则表明他并不是在担心会摔下去或是被抛下。

“那么,这里就是你的目的地。”Peter说道,在学校里把Harry放下来。

“没错。等会你可以在我寝室旁停留一下让我的室友给你拍张照片吗?这样他就不用冒着危险出去了,他真的很需要这份报酬。如果他不在的话那就让我来拍,虽然他会对我大喊大叫那些摄影师会说的废话,说我有些地方拍得不对。”

Peter认为Harry向他提出的这个要求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一件非常甜蜜的事。“嗯,等会我确实会经过那里。如果你想要用手机快速抓拍一张照片的话,没问题。”

“不,他认为手机照片是一种可怕的怪物,但其实完全没必要这么麻烦,他是一个着魔的摄影狂。算了,还是你自己决定吧。”

Peter轻轻地打了个响指转身离开。



在Peter穿梭于楼宇间时,他仔细权衡着Harry如果得知真相后的利弊得失,因为他非常担心Harry会有所察觉。他十分庆幸刚刚自己的声音没有被认出来。

利:他不用再继续为自己的满身伤痕和毫无预兆的消失找借口,也不用再藏着他的制服。他可以对Harry真正的坦诚相待。

弊:Harry会陷入危险。

这个结果对Peter来说已经足够严重了。他不想看到像Gwen的父亲死去后那样,Harry的身影会无时无刻不浮现在眼前。直到现在,他有时候仍然会从关于那件事的噩梦中惊醒,而Harry总会急忙的跑过来确认他是否还好,问他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Gwen告诉过他很多次,她父亲的死并不是他的错。在他们用Skype聊天时,她依然这么说,他还向她提到过他向Harry编造的那些蹩脚的借口并且让她一定要保密。尽管现在她在英国,因为时差还有其他一些原因,他们没办法聊太多。Peter十分怀念Gwen在身边的时候,无论如何,她都是他最好的朋友。

回到寝室后,他径直走向厨房清洗下巴上的伤口。这是一次教训,让他明白以后再也不要用蛛丝参与刀刃之间的战斗,至少不要以一敌多。这只是一道割伤,所以他并不是很担心,他更忧虑的是如果Harry问起来这道伤要怎么解释,而Harry通常一定会问。Peter非常确定这次Harry不再相信他的借口后,他一定会遇到大麻烦的。


—————————————————


“Harry,你回来了?”Peter边用湿纸巾擦拭伤口旁干涸的血痕边问道。

“是的,我在电视间呢。你进来的时候最好不要看上去像刚刚输了一场街头斗殴。”

“那你应该去看看另一个家伙。”Peter大声喊回去。他几乎可以想象出Harry对他翻了个白眼的样子。

“好吧,让我们来看看你到底受了什么伤。”

“别,你说过你不进来的。”Peter说。

“白痴。”他听到Harry在进厨房前的喃喃自语。“所以,你这次又是怎么受伤的?”他抬了抬眉毛问道。

“我和火灾逃生梯之间发生了一点矛盾。”Peter耸耸肩说。

“你等会应该去看一下医生,这些东西很可能生了锈。”Harry说道,语气听上去充满了关心。

“那个看上去还很新,我想我很好。”Peter告诉他,露出一个随意的笑容使自己更加可信,而Harry在看到这个笑容扯到伤口让它又开始流血时直接皱起了眉。

“我很好,真的。”Peter把纸巾重新按回伤口上。

“嗯哼,所以你为什么会在逃生梯上?”

Peter举了举他的相机当做解释。

“说到你最喜欢的那个小爬虫,我今天遇到他了。”Harry在把比萨从冰箱里拿出来加热时随意地说。

“真的?那现在轮到我来担心你了,因为他总是在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时出现。”Peter回应道,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惊讶。

“在我从路面上被带走前,这件事一点也不重要,不过是有辆车忘掉它应该停下。你知道吗,事实上他有些让我想起了你。”

“我?”Peter有些紧张地问道。

“是啊,他说话的方式几乎和你一样,我想你们俩会相处得很好。不过如果你有过山车恐惧症的话,我不推荐他出行的方式。”Harry告诉他。

“你和他一起在空中飞了?”

“他送我回来的。这正常吗,Pete?我以前从没听说过他做过这种事。”

“呃,我也不确定。”Peter对他说道。

“他似乎对这里很熟悉,我以前一定见过他,我知道他的声音。”Harry皱着眉对Peter说。

“可能他来过这里吧。”Peter尽力让自己听上去一点也不紧张,以免让Harry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或许。”Harry若有所思地说。“我们应该弄清楚。”过了一会他宣布道。

“什么?Harry,我不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他带头套可能是有原因的。”Peter说。

“当然,但是你真的对你冒了那么多危险去拍的那个人一点都不好奇吗?”

Peter不禁咬了咬嘴唇。“我还是认为一个不想被发现真实身份的人有权利保有自己的隐私。”

“好吧,我会去弄清楚,当我发现真相后我会告诉你的,尽管这件事如果有你的帮助会简单的多,两个天才合作总是比一人单干好。”Harry边说边把一块刚热好的比萨递给Peter。

“谢谢,不过比起去研究一个超级英雄,我还是好好学习吧。”


——————————————————


几小时后,Peter边看书边用iPod听着音乐,当他把频道从音乐调到新闻后,听到关于高速公路追捕的报道不禁让他叹了一口气。“责任在召唤”,他在起身离开并告诉Harry他要学习累了要出去走走时想到。

在回来的路上Peter想用手机确认一下时间,当他看到屏幕中自己的倒影后,他知道,Harry可能会杀了他的,因为撞到卡车侧面所留下的痕迹已经完全无法掩饰。他把手机调成照相模式以便他能看得更清楚,紧接着,他畏缩了。他的右颧骨上有一个相当令人印象深刻的伤痕,太阳穴旁也有一些淤青和擦伤。他下巴上的划痕还在流血,而且周围似乎因为他早上粗暴的处理而有些红肿。好吧,Harry要生气了。


——————————————————


Harry像是在沙发上看着书睡着了,Peter试图悄悄从他旁边溜过去,但在Peter进门的那一刹那,他就眨眨眼醒了过来。这次睡眠看上去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当Harry的目光停留在Peter的脸上时,他似乎十分清醒。“看在上帝的份上,你这次又要怎么解释?”他问道。

“我撞到一个砖墙上了。”Peter回答道。

“我相信你。”Harry的语气充满了嘲讽,“Peter,到底出什么事了?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会帮你的。我可以给你付钱报防身课,买武器,甚至给你找个随身保镖!如果你欠了什么人钱的话,无论多少,我都帮你还清,只要让这些事停下来。”他站起来更加严肃地说。

如果这件事是不是关于蜘蛛侠的,Peter可能会因为Harry的关心而微笑起来,但现在,他只能咬着嘴唇摇着头。“我很好,真的。你什么都不需要做。”

“是啊我该死的不需要!”Harry喊道,“如果我真的什么都不需要做,那它应该早就被解决了。因为这关乎你的骄傲吗,Peter?这就是你不想让我帮忙的原因?”

“是的,当我说我不用你帮我买课本还有坚持自己为我的饭菜付钱时,我很骄傲。”

“那又如何?你不想从我身上得到任何东西,名誉,金钱,权力,但你是唯一一个我想要给予的人。而且你显然需要我的帮助,因为你现在无法解决眼下这种糟糕的局面!所以我为什么不能帮你?你为什么都不能告诉我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因为我不想让无关的人陷进来,这对他们没什么好处。”Peter试图解释。

“Gwen知道是怎么回事吗?”Harry生气地看着他问道。

“是的,可——”

“行了。”Harry低声打断了他。“我只是想要帮帮你,但你首先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他在转身冲进他们的房间前说道。巨大的关门声似乎在暗示Peter今晚只能睡沙发上了。


——————————————————


当看到Harry时,Peter差点从楼顶上吓得掉下去——他正站着马路中间,盯着已经不能只描述为看上去十分危险的卡车向他冲来。

又一次的,Peter的荡过去将Harry捞起来拖到另一栋大楼的顶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在把Harry放下来的那一刻他几乎用大吼的方式喊道,在面罩下对他怒目而视。

“这是电话联系的一种替代方式。在发生危险时你就会出现,所以我不得不用些小方法来实现一次见面。”Harry说道,他的眼睛下有浓重的阴影,表明他前一天晚上完全没有睡好。Peter对此有某种不怎么舒服的感觉。

“这个见面重要到需要你站在横冲直撞的卡车前?”Peter问。

“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我只是想弄明白你为什么会让我感觉那么熟悉。”Harry用一个玩味地笑容回应。

“你一定要用如此极端的方式来满足你的好奇心?”Peter喃喃地说,“你有没有想过我并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除了我室友我不会告诉其他任何人。他相信你选择藏在面罩之后一定有什么重要的原因。但我个人认为,你只是不想被抓起来。他一直认为别人做什么都是有理由的,而且总认为是出于好的方面。”

“看来一个乐观者和一个悲观者住在一起了,这是一个关于现实主义者在哪里的玩笑吗,但是你们都想找到一个中间地带去解决它。”Peter笑着说,然后他想起当初和Harry住在一起一个星期后他就习惯了,他对此非常骄傲。他们开了好几周关于神秘的现实主义者室友在哪里的玩笑,这让他们周围的其他人都十分困惑。

“我要走了,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但我真的不想被人发现真实身份。这儿有一个消防逃生梯,你可从那里下去。”说完,他飞快地发射蛛丝从楼顶上荡下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视线中。


——————————————————


“他知道了,Gwen!我的天啊,我真是个傻瓜!”她只来得及对着电话回应了一句无力的“hello”,就听到Peter失控的声音传过来。他焦急地在宿舍里踱来踱去,反复地用手揪着头发,这让它们比平常更乱糟糟地竖起来了。

“Peter,慢点说,我才刚醒。谁知道了什么?”她问道,Peter听到了她起床的声音。

“Harry知道我是蜘蛛侠了,在我从一场差点发生的车祸中把他救出来之后他就想弄清楚蜘蛛侠是谁。今天,他认为找到蜘蛛侠的最好方法就是让自己再次站在一辆飞驰的汽车前。他成功了,但我一不小心开了个玩笑,在你厌倦了听现实主义者玩笑后让我向你解释的那个,关于乐观者和悲观者。Gwen,这个玩笑我已经用了一个星期,他就要知道真相了。他那么聪明,这将是他将这一切联系起来的最后一个线索。——天啊,我真是太糟糕了!Gwen,我把他留在了楼顶上!我当时太紧张了!虽然那里有个逃生梯,但我居然把Harry丢在楼顶上!而且Harry知道我是蜘蛛侠了!还有——”

“Peter!”Gwen大声打断他无休止的重复,指示道,“Peter,冷静一点,深、呼、吸!”

Peter点点头——尽管她并不能看到,然后强迫自己吸入新鲜空气。

“现在——我知道我以前就这么说过——可能你仔细考虑一下就会发现,Harry发现并不一定是一件坏事。这会让你的生活更轻松的。”

“但是他会陷入危险。”

“他的姓可是Osborn,身处危险对他来说很正常。”她指出道。

“但我不想让这种危险变得更多,我也没法承担起他因我而死的责任,我不能让他的幽灵在我身边飘荡,我不能这么做,Gwen。”

“好吧,Peter,如果他真的知道了那你什么也阻止不了。这很残酷,但它是事实。我们之前所有的讨论都只是猜测,既然如果他现在发现了真相,你也毫无办法,不妨积极地看待这件事。或许你终于可以约他出去了,你以前说你不能这么做是因为你一直在欺骗他,但现在,你不需要再对他撒谎了。”

Peter又开始折磨他的头发,不断地摇着头。“可能我应该搬走了,远远地离开,这样他就不能围在我身边,我也就不会让他身处险境。”他思考着说。

“而这样你就不能从车流中和因为他姓氏带来的危险中保护他。”该死的,她提出了令人信服的论据。

“我从来都不想让他参与进来。”Peter低声喃喃道。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想,但是因为他人行为造成的后果,我们并不总是有机会去选择。”

“我得走了。”当他听到开门声时他说道,然后挂掉了电话。

“看来我找到我的现实主义者室友了,并且他碰巧还是一个小蜘蛛。”Harry在进门时盯着Peter说。

“Harry,我——”

“所以,你原本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他可以听出Harry声音中被背叛的受伤,尽管他试图使它听起来像是愤怒,而从Harry的表情上他也能看出同样的情绪。

“我没准备说。”

“你当然没有,我想这解释了为什么你每次回来都像是被人打了一顿。不过看起来你那关于‘你应该去看看另一个家伙’的玩笑还是有一定真实性的。”

“我不想让你陷入危险。”

“可你告诉了Gwen!”Harry责备地说。

“你说得没错,我确实这么做了!可你知道Gwen因为这件事得到了什么吗,Harry?他的父亲死了!因为她知道我是蜘蛛侠,她担心我,所以她想要去帮我。她爸爸发现了这件事但他不想让她女儿冒这么多危险,所以他代替她做了。如果他父亲没有来,现在死去的就会是Gwen。在这之后,我一直会看到他,无论何时何地。每一次我在她身边时,我就会看到他,听到他让我保证不会让她深陷其中,因为他不想让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她女儿身上。所以尽管我很想她,我也庆幸她去了英国,和我保持距离就不会再因为我而有危险。我不用违背承诺,因此我也不再会看到她的父亲在我眼前出现,除了在我的噩梦中,我还会看到他一次又一次的在我面前死去。所以,我并不打算为隐瞒真相道歉,我不能失去你,Harry,我只是想要保护你,这就是我不告诉你的原因。”

Peter说完后摇了摇头,咬着他的下嘴唇。“我只是……我关心你,所以我选择保密。”他轻轻地说道。

Harry叹了口气,走到Peter旁边将他颤抖的身体拥入怀中。“冷静,没必要这么激动的,我都要担心你是不是有急性焦虑症了。”他试图将自己的愤怒放到一边后说道,想要确认Peter是否还好。

“很抱歉我欺骗了你。”Peter靠在Harry的肩膀上喃喃地说,“我真的只是不想让事情变得更糟。”

“是的,Peter,我知道了。我是认真的,冷静下来,深呼吸然后放松。”Harry回应着,他对被隐瞒了这么久这个事实依然有点恼火,但是他必须承认,Peter确实有他想要保密的合理原因。他相信Peter现在的过激反应是因为一直以来压抑的一切终于爆发了,但他并不怎么擅长安抚别人,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但似乎他做得还不差,因为Peter不再发抖了,只剩下双手还在发颤。

“我从来都没告诉Aunt May,尽管我认为她可能已经发现了。我把洗衣机里的所有东西全染成红色和蓝色时的最好借口就是跟她说我在洗美国国旗。显然这并不那么令人信服。”Peter过了一会之后说道。

“只有你才干得出来,不过至少你很幸运没有因为颜色混合把所有东西都染成紫色。”Harry轻笑着说。

“也只有你会这么说话,你第一次去洗衣房的时候我不得不教你到底应该怎么用洗衣机,结果你还是把我们的袜子都染成了粉红色。”

“是啊,所以我们突然变成了‘乳腺癌防治运动’*(注释1)的支持者,直到迫不得已去买新袜子才结束这一切。”Harry想到这件事不禁微笑了起来。

“你也许挣扎过,但我明显不再纠结了。*(注释2)”Peter对他说,“我都不知道原来我应该挣扎一下,但我的袜子的确是这么弄混的。你觉得,他们会从我们混穿的袜子里推断出我们只是懒得好好洗衣服?”

“什么,你是说你从来没有试着通过通过别人的袜子来判断他们的性取向?”Harry调笑着说,很高兴看到Peter的手不再颤抖了。看来想让他冷静下来的最好方法就是表现得像是一切如常,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Harry把这个发现在脑海中记下来,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他就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如果你还没有建立起gaydar,这是你最先应该检查的东西。”

他想起Gwen曾经提起过的,或许是时候将他对Harry的想法表达出来了。他以前一直不愿意这么做,因为当他们是好朋友时对他说谎就已经足够糟糕了,他完全不想在一段恋情中依然这样欺骗。但现在Harry已经知道真相,虽然这意味着他需要更加关心他的安全,他还是尽量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好的方面。

“嗯……一般在这么做之前我会先问一下,但或许也可以直接行动?”他从Harry的肩膀上抬起头——由于他比Harry要高,这个位置实在是有一点尴尬——然后在他的唇上印下一个轻吻。

“我觉得我更喜欢第二种方式一些。不过。你最好不要在别人身上做这件事。”Harry在Peter撤离后说。

“我不确定我刚刚是否做得足够好,我想我必须再试一次。”Peter微笑着回应,又一次地将嘴唇覆上去。

是的,他依然很担心,但既然他对改变这种情况几乎毫无办法,那么他只能随机应变,从容应对,并且尽全力维护Harry的安全。


————————

注释1:“粉红丝带” 是乳腺癌防治运动的标志。

注释2:此处原文为I was apparently coming out.这里应该有coming out应该有出柜的双关含义。


感谢阅读~本来这篇翻译是准备在情人节当天发出来的,但昨天先是去看了拉拉蓝,之后又一些重要的事要忙,等终于翻译完已经快凌晨一点了……今天早上又修改了一些细节,总算完成啦。为我的拖延症向大家致歉!

评论(6)
热度(60)

© Lann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