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ie🕊

咸鱼努力复健中。
大写的叶吹,小虫亲妈粉
cp叶蓝,虫绿

【待授权翻译】Paparazzi(Public's Eye后续,虫绿,微盾铁)

作者seri-kun (vanijane)的Romeo X Romeo系列第二篇,第一篇和第三篇请戳下面的超链接~

super family au

前文public's eye→这里

后续blackmail→这里

原文地址

————————

因为缺乏睡眠,Harry忘记了从正门走出奥斯集团大厦是一个多么错误的主意,在踏出去的瞬间他就被那些快速闪烁的照相机和数十人所发出的噪音轰炸了。堆成山的文件使昨晚成为一个不眠夜,幸运的是,因为有阴影的遮挡,媒体没能发现他的眼袋并在上面发挥联想大做文章。

狗仔队们像是一堵墙一样将他和街道分隔开,他的保镖基本没什么用处——他们只能在将他围在一个保护圈里,但这样并不能使他们成功地穿过这群坚定和充满八卦热情的人。除非spiderman奇迹般地出现并带走他(鉴于Peter正在训练室里被他的俄国阿姨殴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现在没有任何其他办法能解决这场混乱。

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在声嘶力竭地喊着,疯狂地想要向这位年轻的亿万富翁提问。

就像所有的Osborn一样,Harry抬抬手有效控制了台下记者们的吵闹,但相机的闪光灯依然闪着不停。他将这个姿势保持了几秒钟,测试自己能让那些接近疯狂的人安静多久(他知道他可以一直持续下去),并且十分享受这种掌控感。
“Mr. Osborn死了,”他的声音十分平静,没有任何波动,“除非你们来这里是想和一个已经死去的人说话,现在,这里是Harry Osborn。”

这成功地让他在人群从震惊中回过神并爆发出如潮水般凶猛而无止境的提问前,向街道前进了两步。现在局势变得十分麻烦,而Harry知道,在昨天的新闻引爆了全美,甚至可能是整个世界后,所有人都只想得到一个答案。

“是的,我正在和Peter Stark-Rogers约会。”

现场的所有人,甚至是他的随身保镖都瞪大了眼睛震惊地忘记了呼吸,就好像他们完全不敢相信这个新闻或是根本没想到他会如此干脆地承认。Harry转了转他的眼睛,他其实对这些狗仔队并不怎么在乎,早就像他爸爸一样习惯了这一切,但是对Peter来说不一样,这可能给他带来非常糟糕的经历。尽管Peter非常喜欢摄影,将照相机当作一种记录的工具,但当他身处镜头的另一端时就会变得害羞和焦虑。这很有趣,事实上是可爱,想到这Harry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摄影师准确而敏捷地捕捉到了Harry的这个笑容。

“你现在是要去见Peter Stark吗?!”

“老Osborn知道这件事吗?”

“Captain Rogers和Tony Stark知道吗?”

Harry想要对着他们的脸发出轻蔑的哼声,但这对一个Osborn来说太不庄重了,只好用不经意的耸肩来排解,“无论如何,他们现在会知道了。”

“你认为这会对Stark和Osborn家族的长期对立局面带来什么改变?”

“这将如何影响两家公司之间的竞争?”

“这是否是用来解决一直以来敌对关系的政治联姻?”

无论是哪个人提出了这个问题,他毫无疑问地惹怒了Harry,而他应该很庆幸Harry不知道他是谁。金发青年咬着牙小心翼翼地选择措辞,防止被那些媒体扭曲成什么错误而邪恶的东西。

“当我第一次见到Peter时,我们并不知道或在乎这种敌对。而这些到现在也没有改变。”

“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对Peter的感情很深?”

“所以过去那些年与超模的绯闻只是一个过去式?”

“这让你成为一个同性恋或双性恋吗?”

“Peter Stark知道那些模特的事吗?”

Peter真应该在这里陪着他,Harry痛苦地思考着。但转念一想,如果他那完美的男朋友在这里,他会被围攻的,而被过多的相机和记者包围可能会导致Peter焦虑症发作。

“让我直话直说吧,”Harry从阴影中走出来,他再也不在乎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如果这个世界偏要和我过不去,那我也无可奈何。那些模特,来来去去,但是Peter Stark和她们不一样。不如这样说,你不会想要错过那样一个完美的屁股的,而现在,我必须要到我的车上去,这样我才能去开发它。”

————————————————————————————

“我的天啊,他在想些什么?”Peter在看到晚间新闻的那一刻尖叫起来。

“孩子,注意自己的安全。”Steve的语气既严厉又冷静。

“我的天,我的天啊,他怎么能这么说?!”无视了他的爸爸,Peter揪着他的头发,脸色尴尬地开始变红。

“这真是太有趣了。”听完这个新闻并看到他儿子的反应,Tony露齿而笑,转身和已经笑到不能自已的Clint分享一块吐司。

“你还记得当初Steve的反应吗?”Clint大笑着说,“哥们,他当时都快要哭了!美国队长——哭了!上帝啊,这太好玩了!”

“的确是这样,Cap。”Natasha得意地笑着,转身继续品尝她的饮料。

“我没有——快要——哭了!”Steve坚持地说,想到Tony向全世界公开出柜的那一天,他的脸色不由自主地开始变红。那时候,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希腊神话里的Adonis,如同巧克力一般甜蜜地融化了。

评论(2)
热度(45)

© Lannie🕊 | Powered by LOFTER